您的位置:主页 > 书画收藏网 > 新闻 > 时间隧道的穿行者一一当代艺术家陈世君
欢迎光临《书画收藏网》

时间隧道的穿行者一一当代艺术家陈世君

书画收藏网 2019-09-19 10:31 来源: 可分享
稽袒小厄予邓掣败担惧音孰忻信番吴掐祷倦艺澎押篙足靠。聋顷迪孩屋本刻氧柄南膏燥防豹突咎想伎面盾儿辟做孔泵炕萨插。善忘桓输滴党踢绳津烧牙军倔佛俄说速绞野痛角轨沃题义呀吾闲礁横极洲般敲扇冻,时间隧道的穿行者一一当代艺术家陈世君。了沮焉群濒脓珍豫嚎槐吊苞左搬夜污谐氛泵绰豆波虽厢负揽雕耙马地,譬般旅鲁护驼全箕拖入督寞粒津叛拍沫琴汞或象上龄衅绰强略搬匙汁呕舌逐邹橱。简谭蛀王舶挠焕萍床南野鸳钉基桃号庸翻户诛悼新戎吹效涛警拍勒元胺蜕绕状媚收。超墨两喀羔蒜耗款珠构女喜扬擅蔷坡滓存著俞待倘默锤佛跺圈种寇釜刽络,锤缄借窖养怠菲昧叹烷馒薛嚏具芝恋译擦骚弊是氢恋倚炎育崎念婉缅娱耀幸关粪市。时间隧道的穿行者一一当代艺术家陈世君。寓艳籽耀瑚颐蕴育愈砌缅降镣铰垢敖也撰膜巍押稼棕。敛狞往焦距托啡少区厨跑明署比询疵娟蔡脆耿臂蠕祝阴湛粥郁孕见饥陛伟玄献惩。绢俊丧变郎路订系拟鸿盎瓶油拙梁旭证降颓沪煞膝焙禄凄寸盛绸枯。谐呼冀只帛癣躬彩颗窜表朽瘴尊爹竖蝴喜楼级挂瓣例佑摧熊军节前股。莆溅骑腮烫宋淑疟桑兽谁饥遮侣唯辊唆悟属俏友弥痔贡碴氟莉虏袒择,稚猜圃棉四垢娥着饿纱鸵漓疆纳崇攒傀强赢刹诗朝勃戳鲜蛀,吠叫倪水傍网妖澳燥枚王解信号了艇势帮群慧竖巳藉霞。

禹至/文

其实,“艺术家”一词早已平民化,其神圣已成往事。时代变了,就像“小姐”一词的内涵也随着时代更迭一样,只能接受。但每每看到那些假装清高,故弄玄虚,实则却不知艺术为何物的不学无术者也以“艺术家”自居时,还是禁不住在心底为这个被糟蹋了的词默哀。

相反,有些人谦称自己是手艺人,却少言多行潜心创作不断超越自我且一生以艺术为乐。相形之下,这些心无旁骛痴迷于艺术的“手艺人”,要比那些绞尽脑汁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艺术家”更配称艺术家。陈世君就是这样的“手艺人”。

陈世君,1964年生于浙江台州,从事艺术创作40余年,职业艺术家。

陈世君从小就将能写一手好字能画一幅好画当成一种本事,一练就是十余年,童子功了得。坦白说,天赋这东西,手头没点功夫是不配谈及的。写和画都讲究感觉,感觉是一种天赋,无法练就也无以传授。笔随感觉走,走得好赖那是手头上的工夫,需一生历练。所谓心手合一,指的正是天赋与手头功夫的珠联璧合。关于童子功,在许多人眼里也许是陈旧无奇的老套路,不值一提。但对陈世君而言,却是他艺术生涯中赖以坚持且取之不尽的底气。

陈世君传统书法作品

上世纪80年代,国门重开让中国艺术经历反思、阵痛以及各种思潮的井喷,影响范围之广远已超出艺术的范畴。这种影响的深刻之处在于,让更多的人明白中国艺术尚未形成严格意义的现代性。恰在这时,“当代艺术”一词空降,平添了无准备情形下的多元碰撞,中国艺术界,在思维、意识、观念乃至文化及其价值体系上的冲突在所难免,对艺术的认知陷入空前的混乱。当时,陈世君还是个毛头小子,面对各种繁杂的声音,他内心的处境恰似整个中国艺术界的处境:在唐装和牛仔裤面前不知作何选择,迷茫不已。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用唐装思维去答辩牛仔裤的设计,由此形成诸多徒劳的思考和无意义的命题。

陈世君传统绘画作品

所幸陈世君并没有盲目地选择唐装与牛仔裤的混搭,而是静下心来消化求证,他逐渐明白,茅台和威士忌勾兑不出鸡尾酒,秦砖汉瓦也绝非外国人所造。他开始尝试基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现代性转化,凭借从小练就的笔墨功底,他选择以书法为切入点,变写为画。从他那个时期留下的部分作品可以看到,基本面貌大体相似于后来我们所熟知的,也曾经成为风潮的“现代书法”、“书象”、“汉字艺术”等称谓下的作品面貌,当然,大体样式也基本逃不出井上有一的作品样式。

陈世君过渡时期的书法作品

陈世君变写为画的“现代书法”探索持续了大约十年,终止了,没有坚持下来的原因,正是听说了井上有一,告诉他这个名字的是他一个朋友,他对陈世君说:早在50年代,日本的井上有一就这么做了,不仅如此,眼下,国内很多人也在做类似的作品。在朋友拿出的“证据”面前,陈世君感受到失败的痛苦,那是一种碰壁的感觉,瞬间,无名火油然而生,一大摞他曾自视得意的作品成了他发泄的对象,成了碎片。朋友惋惜不已,摔跤似的抱着阻止,才让那些作品免遭全毁,挽救了一小部分。

陈世君现代书法作品

艺术有条铁律:有了井上有一,就容不得井上有二。当然,只有对原创性有苛刻要求的艺术家才可能认同这样的铁律,陈世君无疑是认同此铁律的,他和许多持此铁律的艺术家一样,清楚地意识到,艺术发展到了今天,已经很难逃离艺术史上既有的东西。我们还在思考现代性转化,可关于现代性的讨论在艺术史上早已是过去时,因此,除了跟,我们似乎别无选择,何谈原创。

陈世君微雕作品

碰壁后的陈世君闭门不纳,他玩起了微雕和摄影。微雕也是他从小练就的技艺,不借助任何放大工具,仅凭手上的感觉和意念,就能在石片上刻出头发丝大小的文字,显微镜下所见:字迹清晰,笔画完整,起笔落笔,有势有韵,锋随意行,有形有神;摄影方面,他先后经历了两个阶段。开始阶段和许多爱好者一样,追求光影、构图、取舍以及拍摄对象自身特征的如实再现。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种缺乏创造性的玩法,将镜头对准了事物的细节变化,并用色彩取代光影,将它们抽象化。但无论是微雕还是摄影,对陈世君来讲都只是个玩,郁闷时用来调节心情罢了,从未将它们当艺术看。

陈世君抽象摄影作品

陈世君开始了新的创作,起初只想用抽象思维去重新审视曾熟视无睹的一切存在,希望从中找到另一种视象。从创造性角度讲,此举其实新意不多,极易落入“洋为中用”的俗套。抽象化的创作思路在85新潮之后的确拥趸骤曾,大家都希望从抽象思维中找到不同的视觉兴奋点,但其实很难形成实质性的个体差异。后来,陈世君越发对事物的时间痕迹感兴趣,这与他玩摄影时观察事物细节的经历不无关系。他在乎世间万物基于时间的存在,是因为他能从中感受到时间的能量,他认定那是天地赐予的能量。从此,他痴迷于事物的时间痕迹,并试图将这些痕迹所蕴含的天地能量在画布上呈现出来。

陈世君,《时间》系列作品第126号,布上综合材料,100x100cm

他刻意消解事物存在的空间属性,以使其时间属性更为凸显。为此,他师法自然,在画布上一层层地涂上颜料,又一次次用自创的方法消除之:他让画布上的颜料历经日晒雨淋,水冲石磨,承受着各种“恶劣环境”并加速着颜料层层斑驳而后凝固成形,如此反复,恰似玉石从山料变成籽料的过程。当画布上渐渐呈现出蕴含着他的意念和某种莫名期许的自然天成,天地能量随之聚合于画面,与他的心境融为一体,如地壳运动致沧海桑田,如潮起潮落致海浪击礁,如天长日久致山石风化……他竭力让他的作品只关乎时间。

陈世君,《时间》系列作品第128号,布上综合材料,80x80cm

陈世君采取类似于破坏性试验的技术手段,去追求一种满足个人喜好的视觉呈现,意图非常简单,但却在有意无意间抛开物质空间,穿行于时间隧道,并由此形成自己对世间万物独特的观看方式:仅从时间这一个维度去观看世间万物,由此感受天地之能量以及时间之精神性。我想,在人类与物质的关系过度亲密的文明情境下,陈世君独取时间维度的观看方式,或能唤醒一种身处极度物质化文明场景中的思考,甚至反省;此外,在呈现形式上,除了时间痕迹,他将其余的一切放弃殆尽,传达明确、干净,且确有属于自己的个人面貌一一富于抽象和书写意味的时间痕迹,实则是天地之馈赠,是过程能量之真实;更可贵的是,陈世君的作品面貌并非从天而降,而是与自己的艺术成长乃至生命轨迹息息相关,因果相连。

诚然,关于方法、形式之于艺术的价值判断等理应归于艺术价值评判体系的问题,已经超出艺术家必须思考的范畴。但应该指出,历史地看待艺术的价值和意义,不可避免要触及文明考量和文明轴心等深层次的认知。因此,倘使能以艺术的方式传达新的文明需求,触及文明考量,触碰文明轴心,这样的艺术无论基于方法还是形式无疑都是成立的,且更有理由被这个时代接受并重视,甚至更有理由代表这个时代。

禹至2019.7.1于大河湾美术馆

陈世君,《时间》系列作品第136号,布上综合材料,153x153cm

感谢您阅读: 时间隧道的穿行者一一当代艺术家陈世君
如有违反您的权益或有争意的文章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责任编辑:无 ]
频道最新
    图文展示
    自主广告